当前位置 -> 新闻中心 -> 天下杂谈

海外华人自述:我如何看身份认同与文化归属

发布时间:2022-08-11 08:47:49 来源:德国之声 浏览:9719 次
从迪奥的“马面裙”到佩洛西访台,针对过去几周的热门话题,德国之声记者与一些海外华人进行了对话。他们中有汉服爱好者、女权运动支持者,也有不想和爱国主义产生联系的前微博审查员,以及“李老师不是你老师”这样观点犀利、针砭时政的热门博主。

过去几周里,从迪奥马面裙涉嫌“文化挪用”,到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引起渲染大波,海外华人的圈子里也有许多热烈的讨论。

既有人反对中国政府的一系列政策;也有人虽然身在国外,依然在情感上站在中国一边;还有言论更激进的,例如在美国居住的微博大V“DC乔木”,在微博发帖说“若有战,召必回”,表达了自己愿意保卫中国的决心。

在情感上偏向中国

新移民Grace是在小红书上就“文化挪用”积极发表意见的一员。一年前,她和家人一起移民到了西雅图,现在是一名高中学生。她目前居住的社区主要是以华人,日本人和韩国人为主,学校里也以亚裔占多数,她说自己虽然来了美国,但主要的朋友还是华人,感情上也是站在中国这边,听到和中国有关的负面新闻,会觉得不舒服。

Grace从18年开始就成了汉服爱好者,“入坑”不久就买了第一件汉服。她很喜欢古代历史,也喜欢看古装剧,喜欢戏里面的造型和服饰。来到美国之后,因为业余时间更多了,她对中国文化的爱好也更深了。在学校里,发现中国文化相对日本动漫,K-pop而言非常小众之后,Grace起了宣传中国文化的念头,希望打破主流社会对华人的刻板印象。她也因此积极参与学校文化节,在时装秀环节穿着自己精心准备的汉服出场,和穿着自己民族服装的印度学生,越南学生等站在一起进行展示,平时也会穿着汉服去吃饭和逛街。

因为爱好汉服,所以这次迪奥的“文化挪用”让她非常愤怒,她反对外国品牌挪用中国元素,也投射了许多情感在其中。事情传开之后的那几天,Grace“很难受,睡得很晚”,但周遭的人却不太能理解她。她告诉记者“朋友和父母却不太明白自己情绪为什么这么强烈”。她抱着一种“守护自己喜欢的东西”的态度,在Instagram上的时尚博主下留言,与人辩论,科普和马面裙有关的知识,还特意去注册了推特,对在推特上抗议这件事的华人进行留言等支持。她形容自己的性格是“love and peace”,所以她也不喜欢在网上直接骂人,说一些激进的言论,或者把一个国家的人们“全部一棍子打死”。同时也喜欢和服、韩服等其他民族的传统服饰的她表示,如果不顾一切就贬低其他国家的文化,嘲讽其他国家的人们,则“会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”。

但Grace亦对记者强调,自己发声的议题仅仅局限在自己所熟悉的汉服领域,有些民运人士就汉服引申到了中国目前存在的其他人权问题,她虽然情感上偏向中国,但也不排斥这样的讨论,可是因为她自己的了解有限,所以暂时不会下任何定论。来了美国之后,她也接收到了许多和原本在中国所阅读到的截然不同的资讯,也见识到了中美各有一些人士对对方国家有极端的言论和立场,她说自己因此“对政治有一种排斥,很害怕做出立场上的选择”。
 

不想和爱国主义产生联系

曾在微博担任过内容审核员,现定居美国两年多的刘力朋则表示自己在自我介绍时候会说自己是Asian American,因为不想和爱国主义、民族主义这些话术产生联系。他对于中国的爱国主义、民主主义,和由此引申出来的民族仇恨等概念都持有消极的态度。

但他看到中国的爱国“小粉红”被锤时,亦没有那么的幸灾乐祸。他对记者说:“这样的事情看了很多很多,鬼打墙一样重复,但还是挺同情”。在谈到一些已经移民的华人看到中国大陆互联网上一些“小粉红”被打压的事迹时有些“幸灾乐祸”,他表示:“不会把粉红被锤单独拿出来看,觉得这个是小概率事件。不能指望随机发生的小概率事件把所有小粉红都教育过来。”

因为他觉得在封城这样的事件发生时,数千万人的生活都被影响了,被这样大规模的事件影响到的人们,都值得同情。

他还表示,一些媒体和自媒体在报道和中国有关的时事时候,更多地是从一种猎奇的角度去报道,让大家看一个乐子,但是媒体应该不再嘲笑中国的“魔幻新闻”,包括异常严格的清零政策。他说:“除了看完好笑之外,应该去关注一下背后真正的人权问题”,“而不是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”。

移民两年多后,他和还在中国生活的朋友的关系不可避免地淡漠了一些,社交上不再紧密联系,也有不少人拉黑了他。

“被推着从一个温和的人到成为一个激进的人”

“李老师不是你老师”是推特上拥有五万八千多粉丝的中文博主,他经常就中国的时事和政治发表犀利的观点,也有许多拥趸。原本出国留学的他遇到疫情,因为回国的机票非常高昂,价格翻了十倍,而且回国的班机非常有限,所以思考之后决定留在国外,他和还在中国的亲戚朋友都保持着紧密的关系,也会坦然地说自己来自中国。他说自己成为一个批判中国的博主也是一个意外,“因为那些真正有才华有见解的人逐渐地闭嘴,就逐渐把我这样的普通人推到了台前”。

他从19年开始有针对性地评论中国的时事,他表示在评论的时候没有想太多,只是发表自己的意见,但说着说着就成了少数还敢说话的人之一,也因此慢慢开始积累粉丝。他当时在微博上有将近十万粉丝。在徐州铁链女事件引起广泛讨论时,他是微博上几个紧密关注这件事的博主之一,也频频被禁言。他后来每天都会建一个新账号,然后网友自发地去关注和评论他的新账号,接着就会被封号,第二天再建立一个新账号。这场他自嘲为“行为艺术”的结局是:“前前后后一共僵持了两个月,最后卖号网站没号了,我就再也无法在微博上说话了”。

他提到自己对于中国身份或者中国文化都没有负面的情绪,也是一个温和的人,但他“被推着从一个温和的人到成为一个激进的人”,并无奈地表示“这或许也是时代下一个普通人的缩影罢了”。他说自己在评论中国的事情时,情感非常复杂,悲愤、无奈和自嘲的情绪互相交融。但他对普通人还是保持着同情,“哪怕知道他们是小粉红,知道他们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骂我”,但他依然保持对他们的同情,因为“他们和我一样都是普通人,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我和我身边的人身上”。

想要跳脱出国家的概念

也有人对于国家和民族这样的概念本身就不是怎么感冒的,现在定居在奥斯汀的阿星(化名)就是其中一位。她非常关注女权运动,也亲身参与其中,最近,她就中国和美国分别对女性权利进行打压的行为表态道:“深刻地体会到了女性是没有国家的”。除了在美国会参与反对推翻罗伊法案,捍卫女性堕胎权的游行之外,她在唐山女性在烧烤店被殴打之后,开始身体力行地为中国的女性做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她发现网络上有中国女生建立了英语口语练习群组之后,主动加入,每个周末都会采用通话的方式,免费为有需要的女生培训口语,还问她们提供留学和移民有关的资讯。虽然她意识到中国之外的国家也并非完美,“哪里都会有闹心的事情发生”,但她还是希望能够为女性提供更多的知识,让她们在未来的人生里有更多的选择。

她喜欢辩证地看待事物,中国和美国在她眼里,都是各自有好的和不好的地方,因为希望中国和美国都变得更好,所以她会尽自己所能去努力。但她和本地的华人圈子并不紧密,也希望能够抛开单纯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,而是对事物尽量保持一个客观,公正的认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责编: 钟旭 )


分享到 : 
Copyright @2008 - 2021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,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.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; 联系电话:516-2343789  ; 邮箱:usanews@hot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