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-> 新闻中心 -> 天下杂谈

中国网上“最帅打工仔”还是没能从厂里出来

发布时间:2022-08-12 09:24:05 来源:游民星空 浏览:9030 次

dd8e68702900936d16c2e0aec18b0303.jpg

b 站 " 最帅 " 的打工 up 主

坦白地说,我很难把他本人与展现出来的形象联系在一起。

 

b 站 up 主 "Lonely 的少年 "(下文简称 " 少年 "),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 " 帅 ",在想象中,这种人可能会是优秀的平面模特、受其他女生众星捧月的校园男神、活跃在短视频平台的穿搭博主,但当我真正开始审视他的生活时,这种幻想又会在顷刻间崩塌。

"18 岁厂狗周末用 20 元吃喝玩乐一天 "、" 在工厂干了 13 小时,下班去网吧通宵 "、" 九点多加班,在江边的亭子睡了一觉 ",与他的外表所不符的是,他又总强调自己是一名 " 厂狗 "。

这种反差很容易令人怀疑少年是不是又一个被 MCN 机构包装出来的网红,但我又很难说他是其中之一—— " 真诚 ",是少年最大的特点,不去刻意卖惨,但又尽力分享自己真实的生活,这让不少人都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在少年拍摄的 " 城市生存系列 " 视频里,他为观众们展现了自己的 " 生活诀窍 ":七毛钱的鸡蛋、三毛钱的生菜和一块二的挂面,再加上从垃圾桶里捡出来的罐子和街边小店讨来的白开水,他用这些素材在野外生火煮了顿午餐。

事实上,他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之低,时常超乎观众们的想象:在街边小摊买下最廉价的散装面食,并用垃圾桶或野外捡来的工具煮饭、晚上在公园或屋顶睡觉、去朋友家蹭浴室 ... 对一个才刚刚成年的男生来说,这些并不像是他能熟练掌握的东西。

上个月初,他找到了一家小工厂,过上了 " 朝八晚八 " 的日子。但他的生活仍漂在水面上:手头拮据的他,不愿意花掉自己仅有的几千块存款去租一间正经房子,只好在网吧里过夜。白天去工厂打工,晚上回到网吧看动画、玩游戏、简单剪辑一下白天拍的视频然后上传,这些便构成了他的生活全貌。

 

7 月 18 号,少年在通往工厂的路上找到了一处没人管理的废弃厂房,他试着清理了几个房间,还用捡来的锅建了一座简易厨房。尽管这里一无所有——但它毕竟是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,不少人都在为他高兴。

但在仅仅一周后,他就又不得不离开这个空荡荡的居所了。另一名住在那里的流浪者告诉少年待的地方原本是属于 " 别人 " 的,为了避免危险的情况发生,少年不得不又回到网吧居住。

少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:居无定所,没有金钱与社交,在其他同龄人享受大学生活的时候,他却在工厂里每天打工至傍晚。即便是难得的休息日,你也只能见到他为了省钱去公园的亭子里睡上一天,晚上又回到他熟悉的网吧。

我无法对少年视频中的生活状态真实与否下定论,他的外貌和年龄,与视频中展现的一切构成了夸张的割裂感。我不希望他只是被包装后的 " 网红 ",收割人们的共情,但如果这就是事实,我反而又会感到欣慰——至少他只是个 " 角色 "。我很矛盾。

实际上,有这种感受的观众并不少,很多人也在劝他放弃这种 " 不稳定 " 的生活。在每个视频下,几乎都有人在为他出各种各样的主意:保安、银行押解员、服装销售、西餐学徒,还有人劝他去抖音这种变现快的平台直播 ...... 有些是靠谱的,有些则没那么靠谱。

但少年不管这些,他现在只想领完这个月的工资提桶跑路,然后自由地活着。

有人出生就在罗马,有人生来就是牛马。

而少年无疑就是后者,他有一个在任何人看来都得感叹一句 " 太不容易了 " 的家庭。在四年级时,他的父亲因为沉迷赌博输掉了十几万元,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的打击足以致命:母亲果断地离开了这个家庭,从此再未谋面,只留下父亲和他相依为命。

高考失利之后,由于父亲不愿意给他提供继续读专科的费用,小镇上又没有他能做的工作,因此少年不得不背井离乡,前往大城市打工。他自述父亲对他而言只是一个 " 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",几乎从未给他带来过任何帮助,在读书时,他的生活费主要靠爷爷奶奶资助,但当祖辈去世之后,他就只能孑然一身地面对这个社会了。

不过,少年游走在工厂与网吧的故事倒也算不上有多励志,这顺理成章地招来了不少观众的指责。但也总有粉丝试着为他辩护,毕竟他也曾提到过自己 " 去理发店当学徒 " 的想法。但谁也不知道这是否是 " 说说而已 ",想改变这种现状就像是从泥沼中艰难地挣脱,要花上不小的勇气与毅力。

有人觉得他维持这种生活情有可原,毕竟您想想——生活总该得有个意义的吧?最幸运的人能在自己的理想上一路狂奔,囿于生活或家庭的普通人努力争取也能过上美满的生活。对没有家庭与羁绊的少年来说,要么彻底躺成 " 三和大神 ",要么使劲在工厂里 " 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",这两种未来的可能性,或许要比观众们所期待的美好结局大得多。

按理说,这种遭遇足以让一个人彻底自暴自弃,但他却很少流露出负面情绪。在没水没电、被当作储物间的农村老家,他为观众展现了屋顶上的 " 五星级露天大床 ",还念叨着 "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 ";在废弃厂房,他用捡来的铁锅做了一顿炒粉,还自嘲只是多少带点 " 元素周期表 " 的味道。

这股乐观劲儿是我挺喜欢他的原因,当然,谁都讨厌鸡汤,但当我发现这世界上还真有人是以这种思维方式去思考的时,心中仍难免会生出几分尊重与敬意。

从某个角度来讲,少年还是幸运的。因为长的 " 帅 ",他终究还是能受到不少人的关注,尽管未来可能并不美好,但他能做出的选择仍远比其他的普通人要多。

如果你时常会看一些记录生活的视频,那你会发现互联网上的 " 打工 " 人是越来越多了。他们都是字面意义上的打工者,活跃在建筑工地、电子厂、小区安保岗,并从事最为辛苦的体力劳动。

" 民工小代 " 是我看的最多得 " 打工 "up 主之一,他的粉丝们一般把他称为 " 代哥 "。就像他的 id 一样,代哥是一个挺朴实的农民工,他几乎每天都会晒出自己的 " 工地美食 " ——廉价,但有烟火气。不在工地时,他会在家里和儿女们待在一块,一起度过温馨的美好时光。

事实上,我很喜欢这样的视频。他们善良、朴实、有 " 人情味儿 ",而观众们大致也能窥视到他们生活的一角。这是一种具有普遍性的互惠关系:up 主通过分享自己的生活得到观众的打赏,观众从中获得治愈。截止到现在,代哥的粉丝已经将近 20 万,而这里还有更多的打工者在试着通过展现自己来获得更好的生活。

去年年底,大猛子突然 " 火了 "。作为一个土木人,他每天 " 朝六晚十 ",没有休息日,在视频中,猛子面容憔悴,看着完全不像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应届生。他的简介里写着 " 人人都笑大猛子,人人皆是大猛子 ",这似乎一语道破了这么多人关注他的原因。

这几年,人们似乎愈发青睐这些 " 接地气 " 的视频了,在互联网时代,有时我们难免会被动地遗忘一些东西,眼中只剩下光鲜亮丽的明星网红,但在那些繁华的 CBD 之外,建立在城中村上的烂尾楼却仍然存在。

这些来自底层的打工者令人回想起了社会的现实一隅,他们性格各异、文化不高、没有才艺,但你却能从他们的辛苦劳作中看到社会的另一面——那是一份被 " 折叠 " 的、却又无比真实的景象。

在 Lonely 的少年最近的视频里,他正在玩着 CDPR 的《巫师 3》。网吧屏幕中的白狼正站在陶森特的湖前,对岸则是高耸而优雅的鲍克兰宫殿,他在这里从白天待到了黄昏,又从黄昏待到了深夜。

" 我也好想永远留在这个地方,它太美了 ",少年说完,然后起身,告诉我们这个网吧空调温度太低了,今晚要去另一个暖和点的网吧睡觉。

评论区中,争吵仍在继续,有人问他想不想去公益项目学西餐,也有人让他停止 " 摆烂 ",赶紧去学一门正经手艺,还有人质疑这一切是不是演出来的。

" 如果是演的那就太好了 ",我是这么想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责编: 钟旭 )


分享到 : 
Copyright @2008 - 2021 纽约在线传媒集团 , 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. THE USA NY ONLINE All rights reserved; 联系电话:516-2343789  ; 邮箱:usanews@hotmail.com